茄子视频懂你更多下载app官网

一环任务倒计时第1天,上午8:30。第9区,黄色危险时段,公义堂阿努比斯分舵辐射区域内。

白浪领着御用小护士莎尔芙,来到自己的私人诊所打卡签到。

经过一夜改造,这里变成一栋‘地上5层+地下2层’的小型私人医院,还带了一个幽静的小花园。内部常见医用器械,也在短时间内按要求组装完毕。

如今万事俱备,只欠神医。

白浪抵达前,一部分昨夜战斗中受到特殊伤害,但不至于濒死致命的伤员,被提前运送进来,等待白神医临幸。

在伊甸,每一个敢在危险时段出去拼命的家伙,身份卡中必然积攒了不少刻度,甚至攒出一两个完整‘祝福’。

这些‘财富’除了向自家供奉的‘灵’合理兑换配比‘超能力’外。一旦遭遇生命危险或者残疾,可以前往每个大区都有的‘修道院’,接受紧急抢救or断肢再生,重获健康。

地狱修道院提供一系列‘治疗、修复’服务,甚至出售‘复活币’性质的死亡保险。让敢于拼命的玩家在遭受致死性打击后,还有重来一次的机会。

不过修道院这种官方途径,收费很高,一份高级套餐,几年打拼都将付诸东流。

于是乎,这座城市存在不少医疗系邪灵,他们的信徒以更加低廉实惠划算的价格,游走于伊甸各处,为玩家们提供相应品质的服务。

背后供奉着一尊‘医疗系沉睡游灵’的‘娇娇壮士’,便是这类野大夫中的佼佼者。

大眼气质的学生制服

浪与三圣盟签订的合约中,有一条明确写到:

乔峰(化名)有义务为受伤帮众提供‘医疗系-超能力’服务。将那些普通医学束手无策,或需要漫长时间康复的‘伤势’,加速治愈,迅速恢复健康。

然而无论什么人,释放的每一个‘超能力’,都是明码标价的,要用‘刻度’或‘神恩’向灵交换。就像dnd中的神术,向自身供奉的灵祈祷,为信物充值神术;或者前往修道院,用刻度购买某些灵寄卖的‘信物+充值超能力’。

‘娇娇神医’虽然与‘沉睡的游灵’关系密切,哪怕对方半陨状态,也能借用邪灵力量,发动超能力来救人。但这些‘医疗神术’本身并非免费或无限,所以组织会以一个双方都认可的白菜价,来为娇娇神医报销。

每一个供奉‘灵’的信徒,不可能一味索取超能力。残酷的现实往往是,越强大优秀的信徒,越受到灵的青睐,赐予更多‘超能力’。普通者,只能拿到低保数目,越混越惨淡。

哪怕信徒中的强者,储存的‘超能力’也是有限的,永远都感觉不够用。白浪愿意无偿为组织救治患者,消耗自身本就有限的‘治疗类-超能力’,本身就是一种极其吃亏的行为。

但谁叫他有求于人呢?

组织会根据他所消耗的‘治疗神术’,补贴最低水准的‘金币(刻度)’做报偿。此外,还提供‘安庇护’,允许他为自家的灵发展信徒,支持默许他重新唤醒自己的‘灵’。

这个待遇放在伊甸中任何一个拥有‘治疗能力’的稀缺人才身上,都相当不公。但白浪真心不在乎,反而感觉赚爆了。

因为他的血疗压根和邪灵的恩赐无关。只要自己的血条够长(或者兔之军势的血包够多),就能不断地施展下去。

而每救活一个患者,于他而言,损失的只不过是些许珍贵的生命力罢了。

白浪一向在用自己的生命去救人,早就习惯了,并不在乎自身付出了怎样生命的代价?因为生命这玩意,不就是拿来舍弃的吗?(血包色毛毛兔:“???无耻狗贼!你?已经多久没有舍弃自己的那份了?”)

如今,他依旧像过去那样热衷奉献生命去救死扶伤,这让他感到很值,心灵都被净化升华了。顺便还能换来伊甸的硬通货‘刻度(金币)’,何乐而不为?

这玩意凑齐100个,兑换成‘祝福’后,能交易到一切。拿自己的命(兔兔:你确定?)来换刻度,实在太值了。

这就是闷声发大财的幸福感吗?不,这是好人有好报啊!日行N善,让人快乐。

你们以为我用刻度兑换神恩,再消耗神恩救人,只能拿最低报价的亏损补贴,陷入一场没有收益的恶性循环当中?

但!其!实!我在拿每24小时重置一次的兔兔来刷金币,感觉超棒哒!

阿努比斯分舵这边都是人才,说话又好听,出手又阔绰,还分房子、送秘书、补贴钱,提供保护,帮我迅速累积原始资本,我超喜欢这里的。

对于治病救人,白浪从不推辞。

恰恰相反,他这次任务开启前更新了装备,正需要一批活祭品来验证秘宝之主的厉害,试一试‘电动射钉枪’与‘鲤鱼白眼探测器’的成色。

匆匆吃过早餐后,他便佩戴上物理学恶魔巫医称号,换上那件‘装修工白大褂’时装战袍,牵着莎尔芙的手,双双进入手术室。

随后,浪从内部锁死大门,在患者惴惴不安的注视下,一边出言宽慰,然后将螺丝刀、活动扳手、射钉枪、汽车电瓶……依次摆在手术台上。

小芙芙拿出一瓶高纯度伏特加,一边给器材消毒,一边为浪斟酒提神。

随后十几分钟里,手术室内传出奇奇怪怪的撞击声、敲打声,劈啪作响的电流击穿空气声,接着是患者杀猪般惨叫声,最后则传出室内装潢时木工在‘啪嗒啪嗒’钉木板的密集射击声。

这一系列与手术绝缘的怪异声响,让守在门口的生活秘书梅根脸色发白,坐立难安。

太惨了,实在是太惨了!

不多时,手术室大门被打开,第一个昏迷中的患者被运了出来。

对方脸色恢复红润,散发出微不可查的‘海腥味’,看上去就给人一股生气勃勃的感觉,脸颊像红苹果般十分的喜人。

见到白浪脸色苍白出来,梅根与公义堂一位小头目同时迎了上来。

后者关切道:“乔兄感觉如何?”

“他的伤势不严重,我额外消耗一个能力,为他补充生机元气,只需苏醒就能康复。”

白浪并没说假话,伊甸的超能力千奇百怪,发动判定时等级很高,带着一股无法抵抗的‘规则系效果’。但作用在人类身上后,无论衰老、变异、组织扭曲,还是残疾或者其他,都变成人类或能治疗,或不能治疗的伤势。

这种情况下,白浪的‘血疗’同样能对伤势起到效果。他每救一个人,就白赚取一份‘刻度’(辛苦)钱。

于是他一番基础操作后,他将患者打昏,放出鲤鱼王,现场制造一枚‘卵蛊’,就能将其寄生改造一番。

总的说来,除了压制体内气血把自己脸色弄得苍白一点外,他基本上零损失。那个患者完是凭借自身本领康复的。

植入‘鱼蛊咒印’后,对方就能消耗自身‘精神’与‘生命能量’合成‘鱼脉查克拉’来自我改造,向着深潜者变化。区区肉身小伤,又算得了什么?

这身伤病非但治好,白浪还白送他一套‘鱼脉仙人血统’,真是天大的造化啊!永久性肉身强化,拜哪家邪灵也求不来这样的好东西。

白浪催促道:“还有患者吗?抓紧时间,病人不能耽误。”

“您没问题吧?”

白浪逞强道:“没问题,我还能医十个!”

这时梅根抱着一个盒子凑上来:“先生,刚刚有人送来一份包裹,是寄给您的。”

“哦?”

白浪扫了一眼,看到pocky零食外包装后,立刻反应过来里面是什么。于是伸手接过,点点头:“下一个!”接着,头也不回的进了手术室。

二号患者就位,小芙芙兴奋的从屋内锁上大门,迫不及待跃跃欲试,天生为医疗副手而被创造出来的她,对‘做手术’一事有着本能的追逐。

老虎与狮子天生就是食物链最顶端的杀手,没有为什么,这就是天定的。而莎尔芙天生就是手术室最顶端‘副手’!没错,她坚信白浪才是最棒的,她只是一个锦上添花的助手。

尽管如今每场手术百分之90%的工作量,以及最困难的环节都有小童工来主刀;但白浪却是那个当之无愧将手术从头主持到尾的男人。

是的……他差不多已经堕落到只负责手术的开头与收尾了,偶尔还弹个烟灰、喷一口酒、丢一把手术钳什么的,给小芙芙捣捣乱,增加她的难度,以此磨炼她的经验与技艺。

毕竟莎尔芙她本人,就是白浪一身超凡艺术的‘结晶’体现。连傻芙芙都是我私人的,那么谁敢说莎尔芙完成的手术,不是我白浪的成就呢?

当庖丁解牛时,你敢说解牛的不是庖丁,而是那把刀吗?沙雕作者码字时,你敢说这一章不是作者写的,而是键盘的功劳吗?

那边,小芙芙踩在一个小板凳上,开始帮患者清理伤口。

这边,白浪三两下撕破包装盒,里面摆放着三盒巧克力味的‘pocky零食’。与商店中几块钱就能买到的食物不同,它们每一盒都蕴含着‘邪灵之力’,是灵赐予的信物。

“正好尝试一下效果。”

他打开其中一盒,从中抽出两根,塞进患者的口中,一根发动刻苦学习,一根启动忍气吞声。

随即,他挥动着熠熠生辉的振金寒铁活动昂扳手,恐吓道:“这两根巧克力棒蕴含着‘超自然量’,非常珍贵,能够缓解你所感受到的痛苦。待会不要有杂念,也不要心生反抗。你只需记住,忍耐!再忍耐!然后努力忘掉这里发生的一切即可。相信我,这都是为了你好。”

说罢,他露出一个阴森嗜血又有些怜悯慈悲的嘲讽笑容,接着高高举起了活动扳手,狠狠砸落,口中也念起了治愈教会的教义。

在手术之余,利用语言来转移患者注意,并通过反复强调来加强学习印象,才不辜负‘刻苦学习’的洗脑效果。

另一边的莎尔芙,也抓住两根电线,好奇将端部铜线相互触碰,爆发出一阵阵电火花,在室内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

听主人说,电击也可以用来止血。

“啊啊啊……!”

“哇哇啊……!”

“吼吼吼……!”

“嗷嗷嗷……!”

鬼哭狼嚎的惨叫声再次从手术室中传出,闻者心惊,听者胆颤,焦香四溢,隔壁小孩都馋哭了。

“王,王先生,我能不能不接接受治疗?我突然感觉我的腿腿有知觉了,些许小伤,根部用不到乔大夫出手。”一个断腿拄拐的男子,露出难看的笑容,乞求般向负责人说道,迫不及待想要逃离这里。

但白浪如何允许到嘴的金币飞走呢?

“咳咳,你瞧他们的气色多红润?脸色多安详啊?来吧,下一个就是你了。我能使用的‘超能力’不多了,咱们趁热吧。”

不知何时,白浪已经推开大门,出现在拄拐男子身后,一只手按住对方肩膀。

他身旁推车上,躺着一个气色红润的患者。虽然在手术室里喊的惊天动地,但每一个被推出来的患者,都面带微笑说不出的怪异。

这事不敢细思,处处透着诡异,越想越恐怖。

“来啊,别怕,我请你吃pocky啊?”白浪微笑着,手掌发力,攥的对方肩胛骨都快碎掉。

他微微一用力,对方身便不听使唤,傀儡般顺着白浪动作转生,目露惊恐发不出声,绝望的向那处恐怖手术室中走去。

砰!

咔嚓!

莎尔芙一脸幸福笑意,配合着老爹从内部将门狠狠合上,发出让人打一个寒战的巨大锁门声。

“啊啊啊啊……不要不要啊……哇哇哇哇……”

这个上午,白浪一口气救了4名身具特殊伤害的患者。具体过程就不描述,容易做噩梦。但他却凭着真才实学,赢得阿努比斯分舵的众人认可。顺便赚了约13刻的报酬。

倒不是他能力有限,只能救四人便力不从心。而是他所扮演的‘沉睡游灵祭祀’,豁出老命也只能做到这个程度,再继续救下去非但体现不出竭尽力的示好,反而表现过于夸张,会引发怀疑。

虽然明面上只能做到这一步,但暗地里,白浪精心挑选出附近处于安时段的区域,开始外出义诊,专门救治那些掏不起‘刻度’的平民。顺道磨炼一下,就快被傻芙芙养废的战地急救医术。

他这么做,是完完的阳谋,目的就是收买人心,宣扬背后的‘治愈女神-计都’,不怕被人看到。

跟在他身边的监视者+小秘书梅根,并没发现不妥之处,只是感慨‘娇娇壮士’救人时表现出的狠辣果决。

太快了,他出手速度实在太快了!

根本不考虑伤患的感受,就在弹孔上浇了酒后,便将手指插进去,硬生撑裂伤口,从骨头中徒手抠出子弹。那个黑人痛到崩溃,抬手举枪反击前一秒,就被乔壮士迅雷不及掩耳的大巴掌抽到怀疑人生,一脸恍惚重度脑震荡,整个世界都重影了,半张脸肿的老高!

直到手术结束时,用一根点烟的火柴点燃被高度烈酒消毒后的伤口,升腾起半米高的烈焰,强化止血凝固效果时,黑人才被烧伤剧痛重新疼醒,但紧随其后又是物理助眠的一记铁拳,打到他天旋地转颠倒乾坤,下颚骨仿佛都脱节了?却神奇的让对方再次摆脱痛苦,陷入梦乡。

神医几乎做到了程无痛施法,大概也只有这般悍勇的医疗急救术,才能适应伊甸快节奏的高压力的生活吧?

看热闹的小秘书并不清楚,白浪每救一个人,都会在他们体内留下一枚‘咒印鱼蛊’。

我需要静静!

间歇性卡文,本来想搞点大场面出来,于是删掉了部分废稿,接着连接不畅,脑子有点不够用。

我要静静

《维度侵蚀者》我需要静静!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维度侵蚀者》笔趣读文字更新,牢记网址:..co

标签: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