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宝app色版

90年代中期,vcd的出现为国人民带来了一场视听盛宴,与此同时,计算机开始在民间市场发力。

1997年,一款叫做“超级解码”的软件投入市场,在vcd、dvd与电脑平台间构建起一座桥梁,解决了电脑用户难以使用光驱播放vcd与dvd光盘的困境,软件一经推出便赢得了广泛好评。

1998年,《江湖》上线,短短两个月时间注册用户破万,每日在线人数超过千人,服务器长时间处于满载状态。

同年8月,北纬科技在金陵市珠江路成立。

1999年,《江湖》获得步步升集团注资,服务器数量迅速增加,网络覆盖国,注册用户数量破五十万,最高同时在线人数过三万。

2000年,北纬科技以100万元收购讯腾科技旗下即时通信业务,并打通与《江湖》服务器的数据通道,建立第一个跨平台的社交网络。

2001年末,整合进即时通讯模块的部落网上线,开始在国内高校推广,其个性化算法、兴趣关联及以学校、系别为群组的社交模式迅速得到大学生网民的追捧,至2002年春,短短三个月时间,活跃用户数量突破六十万,平均七个网民里就有一个人每天至少登陆部落网一次。

2002年冬,《江湖》-企鹅-部落网数据线打通,部落网推出朋友圈模块,提供照片上传、展示功能,企鹅承压,用户群体出现大规模迁移。

2003年,部落网日活跃用户超三百万,成为中文互联网no1的社交网站。

同年夏,部落网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并迅速挤占海外社交媒体市场。

大屏幕上的信息不断滚动,小礼堂下面坐的青年学生不断交头接耳,小声议论着关于部落网更为细节、碎片化的信息。

在后面一点的地方,华东地区各大媒体的记者和摄影师“严阵以待”,因为那个刚刚以“球最具影响力人物”的评价登上《时代周刊》的家伙可是个大忙人,向他发送邀请的金陵大学负责人都没想到他会答应来这边做客。

文雅女孩陷入你忧郁的眼眸里

穿着一件棕色风衣的女教师走到演讲台前,观众席一下子安静下来。

“同学们,今天我们有幸部落网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张开先生来金陵大学做客,大家鼓掌欢迎。”

哗~

台下响起一片掌声。

不同于以往送给那些官僚的掌声,对于这个人,下面的学生们有着发自肺腑的真诚,因为基本上每个人都在用他的部落网。

女教师面带微笑走下去,大约十秒钟后,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由后台走出,来到演讲台前面,观众席响起按相机快门的声音,闪光不断。

“同学们好,我姓张,名开,哪儿都能张开的张开。”

哈哈哈~

台下传来一阵哄笑,因为这个不久前才登上《时代周刊》封面的男人在部落网公开了自己的账号,还写了一篇具有纪念意义的文章,其中就有“我哪儿都能张开”这句俏皮话。

“刚才在后面,李校长让我上台给大家讲几句,我觉得这样太见外,应该是聊几句,因为我的大学生活也是在这座城市度过的,所以,某种程度上,你们是我的学弟、学妹。”

哗。

台下响起热烈的掌声。

林跃伸出两手压了压:“其实我这样说,是想跟你们套近乎,准许我早点收工去吃李校长许诺的大餐,因为他说给我准备了陈放十五年的茅台。”

又是一阵哄笑,很多单身女生两眼放光地看着他,耐看、幽默、平易近人,还是白手起家,奋斗至身价几十亿的年轻富豪,妥妥的白马王子人设。

这时一名穿高领毛衣的女记者举起手来。

林跃伸出右手,示意她起身问话。

女记者说道:“张先生,我想问下你是在什么情况下想要建立部落网这样一个社交网站的呢,要知道在2002年以前,您已经有《江湖》和企鹅两款社交产品,而后者的用户增长速度很快。”

林跃看了观众席某人一眼说道:“其实早在千禧年的时候,我就有了这个念头。想来我的人生经历部分同学也有耳闻,有一段时间我特别想知道那些失去联系的同学的近况,特别想念他们,我就在想,如果有这么一款软件,能够让我们即使相距千里,也能了解彼此的近况,甚至是日常生活,那该有多好啊,而当前流行的即时通讯软件无法做到这种事,基于一个编程人员的职业素养,我开始思考这个想法的可行性,最终在一年半后推出了部落网。”

“怪不得部落网上线后,最初的推广活动是在各大高校展开的。这么说来,您是为了了解同学的情况才推出部落网的?”

“可以这么说。”林跃笑着说道:“进步源于需求嘛。”

“那这位同学对您来说一定很重要了?”

林跃视线扫过观众席,在某人的座位停顿片刻:“对,很重要。”

女记者想了想,没有继续追问,对他说声谢谢坐了下去。

这时坐在第一排的一个女孩儿举起手。

林跃又招了招手,示意她起身发问。

“学长,网上有小道消息流传,说您以前在京南理工大学读书,但是在大三的时候被退学了,校方公布的原因是您违反了校纪,但真实情况是教务处的人弄错了目标,您为了保护那名被冤枉的女生,选择承担下所有罪责。这是不是真的?”女孩儿也是个人才,这就打蛇随棍上,称呼他学长了。

林跃点点头:“是真的。”

女孩儿又问:“能问下您跟那位女生的关系吗?”

女孩子总是憧憬爱情的,一个年轻、优秀、成功、富有的男人,如果再有一个令人神往的人生故事,那简直就是所有女性的梦中情人。

女记者没好意思问这个问题,虽然很想知道,但是职业操守告诉她不能这么八卦,然而没有想到的是,最前排的女孩子问出她强压下的问题。

这同样是在场很多学生内心的疑问,因为比起瞎猜,比起网络上流传的那些小道消息,当事人的回答更有说服力。

“我跟那位女生的关系吗?”林跃冲她笑了笑,忽然扭头看向第三排一个穿长款毛衣的女观众:“这个问题你可以问她本人。”

哗~

场哗然。

谁也没有想到会有这么戏剧性的变化,本以为就他一个人出现在小礼堂,谁知道故事里的男女主角都在。

人们看向那个端着咖啡,一直安静地听他讲述的女观众。

她没有因为众人惊异的目光胆怯或是害羞,抬头看向那个提问的女生,眉眼间有一股能温暖整个冬天的笑意。

……

下午,金陵大学操场边缘的长椅上。

阮莞拉开手提包的拉链,取出那双被郑微吐槽拆了织,织了拆的手套。

“一年前,郑微离开金陵时说这副手套我可能一辈子都送不出了。”

她拉过他的手,帮他一只一只戴上。

“她错了。”

林跃看着她的侧脸说道:“这些年,你过得好吗?”

阮莞说道:“你觉得呢?”

“对不起。”

她摇了摇头,没有追究这个问题,因为那没有意义,因为她不是郑微,她是阮莞。

“外面冷,走吧。”

林跃点点头,从长椅起来,她挽着他的胳膊往学校门口走去。

“张开,能告诉我四年前你为什么不告而别吗?”

标签: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