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版香蕉视频app下载

你情我愿的事情,总是容易出成果的。这不沙皇政府很快就说服了奥地利,双方一致决定毒打奥斯曼帝国一顿。

现在就就是一些细节性的问题,还需要继续沟通。比如说:什么时候进攻?从哪里开始进攻?战后的利益分配……

达成了初步协议,亚历山大二世的心情并没有轻松下来。俄罗斯帝国现在的状态并不好,理论上来说不适合在这个时间点挑起战争。

奥斯曼帝国也不是沙皇政府的首选,如果可能的话,亚历山大二世更想现在去揍普鲁士王国。

可惜维也纳政府不配合,任凭他们怎么开条件,即便是支持奥地利统一德意志地区,都没能让维也纳政府动心。

这也在亚历山大二世的意料之中,国家之间这种许诺是非常不靠谱的,维也纳政府自然不可能轻易相信。

奥地利真要是统一了德意志地区,估计俄奥两国也要翻脸了。在利益面前,盟友根本就不值得一提。

剩下的就没得选择了,远东鞭长莫及,加上价值太低,对国内的农业危机于事无补。

中亚几大汗国是一个不错的动手对象,但是在中亚地区开打,所有压力都落到沙皇政府头上了。

现在沙皇政府还等着英国人的贷款当军费呢,要是跑去打人家的小弟,那不是找抽么?

就剩下倒霉蛋奥斯曼帝国了,这个敌人块头大、肉多,足够两国进行瓜分。国际压力还可以丢给维也纳政府去应付,亚历山大二世也明白了,玩儿外交他们真的不行。

和奥地利联手作战,这次进攻不需要死磕高加索地区了,奥斯曼帝国沿岸任何地区都可以变成战场。

清新动人短发美女笑容灿烂可爱

吃一堑长一智,善于学习的亚历山大二世现在非常重视后勤。不调集足够的物资,他是不会进行军事冒险的。

“维也纳政府答应给我们提供战略物资么?”

要和奥地利联手的第二原因就是后勤,这次进攻主要靠海上补给,后勤压力相对较小。

最关键的问题不在运输上,主要是“钱”的问题。沙皇政府财政不好,好不容易筹集起来的资金,又要用来修铁路,根本就没钱打仗。

自家没钱,自然就要找盟友了。不需要真金白银,只要维也纳政府肯负担战略物资补给,那么他们就什么也不怕了。

外交大臣克里斯·巴沙姆:“陛下,奥地利人已经做出了让步,他们同意向我们提供十五万军队半年的作战物资。

只是在利益划分上,这次我们吃了不小的亏,奥地利人的胃口很大,他们要中东和半个小亚细亚半岛。”

做戏做全套,从表面上来看,维也纳政府是要一鼓作气灭掉奥斯曼帝国,彻底解决这个宿敌,利益上自然要进行争夺了。

亚历山大二世摇了摇头:“这都是小问题,中东地区大都是沙漠,实际上的价值并不高,我们又够不着,他们想要就给他们好了。

这次战争的三分靠军事、七分靠政治,如果不能杜绝欧洲各国干涉,奥斯曼帝国我们根本就吃不下去。

只要拿到高加索地区和半个小亚细亚半岛,我们就不会吃亏。”

这个年代的中东留给大家的印象就是沙漠,面积虽然大,可实际价值却并不高。

不知道自己丢出去的是什么,亚历山大二世自然不觉得吃亏了。从明面上来看,奥地利需要承担的责任更重,拿走最大的一份也正常。

克里斯·巴沙姆认同的点了点头,这次战争沙皇政府要达到目的很多:

第一、缓解国内的粮食危机,避免农业大规模破产;

第二、干掉奥斯曼帝国,提前解决下一次普俄战争中的敌人;

第三、通过胜利恢复军心士气,摆脱普俄战争带来的阴影;

第四、扩张势力,建立君主威望;

……

要达到以上目的,准备工作自然是少不了的。沙皇政府已经输不起了,亚历山大二世本人更是输不起。

大规模的军事准备是骗不了人的,随着俄国人的行动,普鲁士、波兰、奥斯曼帝国也跟跟着动了起来,硝烟在欧陆弥漫。

威廉一世想要火中取粟不假,可是在战争打响之前,谁也不敢保证俄国人会不会是虚晃一枪,调头对着他们来。

普鲁士的家底不厚实,只要一次失败,就会万劫不复。柏林政府赌不起,只能跟着备战。

反倒是作为主角之一的奥地利,没有太大的动静。这不是弗朗茨自傲,主要是他根本就没有准备一口气干掉奥斯曼帝国。

俄国人愿意卖力打,弗朗茨也不会反对,反正维也纳政府提供的战略物资就那么多。奥斯曼人总不可能面对十几万俄军,连半年都撑不住吧?

要进行主力决战,不是弗朗茨看不起奥斯曼帝国,这个年代的苏丹政府还真的不行。

最近这些年,为了巩固政权,奥斯曼帝国内部就没有太平过。政府内部权利斗争不断,改革派靠着血腥暴力打残了政府中保守派。

这还不够,分散在民间的保守派实力依然强大,这些势力通常都披上宗教的外衣,让事情变得更加复杂。

改革派的改革确实起到了一定积极作用,但是并没有解决内部的民族矛盾。奥斯曼帝国内部的希腊人、亚美尼亚人、犹太人、斯拉夫人都想要独立。

这里面固然有外来势力的推动,把民族主义传播了过来,更多的还是内部民族不平等导致的,主要问题还是在宗教上。

一个浑身上下都是漏洞的敌人,弗朗茨自然不担心了。反正他已经决定从中东地区慢慢蚕食,就打一次长时间的消耗战,或者说是一次实战训练。

稳扎稳打,就算是英法给奥斯曼帝国输血,都没有任何作用,除非他们肯爆肝,不然输的肯定是苏丹政府。

1873年已然过半,年内发起战争已经不可能了。尽管亚历山大二世提高了沙皇政府的效率,但是他们还是做不到在几个月内组织十几万军队远征。

这次战争亚历山大二世想要赢得漂亮,所以灰色牲口们也必须要好好训练一下,这都需要时间。

时间往后拖一拖,弗朗茨自然是没意见的。战略布局也需要时间,想要诱导各方做出他想要的决定,那绝对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万一中途出了纰漏,他还要负责善后,不能让这些问题影响到大局。

为了确保万无一失,现在弗朗茨非常关心拿破仑三世的身体。尽管收到消息是拿破仑三世今年1月份病倒过后,身体就已经不行了。

从6月份开始,拿破仑三世就再也没有出现在任何公众场合,很多活动都是欧仁皇储在出席。

枭雄未死,那就值得警惕。要是拖到拿破仑三世死狗动手,那就更加有把握了。

皇储欧仁年幼,要是太平年月这无伤大雅,慢慢积累威望,按部就班的掌控权利就行了,可惜赶上了这大争之世。

最近几年,法国开始韬光养晦,就是拿破仑三世想要尽可能的给儿子留下一个宽松的国际环境,免得他一死,敌人就打上门了。

在诱导计划之中,维也纳政府还要一项针对法国人的绝密计划。这项计划成功率非常低,必须要法国人主动配合,才有可能成功。

简单的说,就是让法国人出兵占领比利时、莱茵兰、或者是德意志联邦帝国,其中任意一处都可以,最好还是由小皇帝亲自带兵。

在法国本土打垮法国人,这个难度实在是太大了。要是把法军主力钓了出来,这个胜算就大大增加了。

顺利吞并意大利地区,已经让很多法国人飘了,要不是拿破仑三世强压着,他们早就按耐不住吞并莱茵兰以西的领土。

弗朗茨非常清楚,法国人吞并意大利地区都已经超过了欧洲各国的底线,没有组建反法联盟,那是没有人领头,加上普俄对立无法联手。

要是法国人继续扩张,欧洲各国想不出手都不行了。不要看这些小国力量有限,可怎么也比压死骆驼最后一根稻草有份量。

至于打残了法兰西,会不会因此结下死仇,弗朗茨是一点儿也不担心。债多了不压身,翻开历史就会发现法奥两国有一堆糊涂账要算。

况且,两国又不接壤,法国人还敢一路打过来不成?

原时空法德矛盾不在战争,主要是阿尔萨斯和洛林,这个问题上双方都没有办法让步。

阿尔萨斯和洛林是神罗旧地,属于德意志地区的一部分,德国人肯定不能让。法兰西的民族主义爆棚,又有约翰牛煽风点火,巴黎政府同样不敢妥协。

这个问题困扰不了奥地利,大不了划给德意志联邦帝国,奥地利分点儿殖民地就好。

要是法国人出兵复仇,那么德意志联邦就要哭着、喊着加入神罗了,到时候谁都拦不住。

前提条件是拿破仑三世先挂了,小皇帝压不住国内的主战派,要不然法国人窝在家里不冒头,弗朗茨也不敢打上门去。

这关系到力量投放问题,如果在奥地利本土军队能够发挥十分的战斗力,那么把战场放在法国,最多就只有五六分了。

不是军队战斗力下降了,主要是后勤要出问题了。原时空普鲁士王国赌赢了,那是完全是上帝保佑,拿破仑三世亲自带兵送上门去了。

皇帝被俘虏,法国内部爆发了革命,自己干掉了政府,抵抗也就无从谈起。

要不然只要战争拖上几个月时间,法国人动员了起来,结果就截然不同了。

情报头子泰伦:“陛下,希腊出事了。昨天晚上,雅典爆发了革命,叛军击败了政府军,俘虏了还没有来得及继位的路德维希王子。”

路德维希王子,就是原时空那位巴伐利亚国王路德维希三世。现在路德维希二世没有到犯病时间,他老爹柳特波德亲王都没有来得及摄政。

再伦巴第王室继承顺序中,路德维希王子已经是五名开外了,继承王位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理论上,就连希腊王位都没有他的份儿,不过排名在他前面的几个家伙都不肯来,就轮到他了。

这种倒霉事都遇到了,弗朗茨只能归结为路德维希具有倒霉属性,把他送去希腊做国王,这步棋算是走对了。

原时空这位也是世界大战中,第一个退位的主。这一次更惨,还没当国王,就变成了阶下囚。

“电话通知给总参谋部,让他们做好武装干涉希腊的准备,同时让值班的内阁大臣过来开会。”

在弗朗茨看来,这只是一件小事,都不需要所有内阁大臣一起来商议。路德维希的安全,弗朗茨是一点儿也不担心。

现在路德维希只是希腊王位继承人之一,更重要的身份是新神圣罗马帝国伦巴第王国的王子。要是希腊人敢咔擦了他,战争借口就来了。

奥地利没有吞并希腊,那是在注意吃相。在欧洲大陆,无缘无故吞并一个主权国家,后果会非常严重。

要是希腊人主动搞事情,那情况就不一样了。就算是不好吞并他们,揍他们一顿还是非常简单的。

这么简单的道理,很多人都想得到。所以现在最紧张路德维希王子安全的,应该是叛军才对。

万一这家伙不幸死了,他们可是要跟着倒霉的。那怕是为了面子,奥地利也必须要出兵给路德维希报仇。

顶点

标签:

Related Post